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加拿大留學生活 → 兩個中國人移民加拿大后的不同生活

兩個中國人移民加拿大后的不同生活

由用戶“liyinglinlin”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5-10-14 23:41:44

而移民國家首選加拿大,因為入籍門檻低、經濟高度發達、高福利、易創業。   移民心切的他多方打聽與移民有關的一切:移民加拿大有兩條路可選,一是選擇人數眾多的技術移民,門檻較多,申請不容易。二是投資移民,只要錢足,就可以順……

移民加拿大的生活,國外良好的環境,優越的教育質量,導致越來越多的人都選擇了移民國外,但是移民之后的生活又是怎么樣的呢?

盡管平時也用facebook聊天,但已經扎根加拿大溫哥華的曉文,最喜歡的還是微信。幾乎每晚入睡前,都會分享幾個小名言,傾聽國內朋友的小驚喜和小抱怨,看一看國內新聞。為什么有這樣的習慣?他也說不清……

11日,加拿大聯邦政府公布了新一年財政預算,打算終止“聯邦投資移民”和“企業家移民”計劃。這意味著約有5.9萬投資者申請人和7000名企業家將被返還申請,其中70%的申請人來自中國,其中有些申請者已排隊超過5年時間。在隨后的無數條評論中,既有“差一點就出去了的”政策“受害者”在抱怨,也有“活該非要出國”的吐槽。

曉文自認為是幸運的,他已早一步實現了移民夢。可是,為什么移民?移民后的人生將發生怎樣的改變?每個人的答案都不同。近日,來自長春的兩位“先行者”,接受了記者的長途電話采訪,講述那段苦辣酸甜的移民之路。

人物1 曉文 年齡:38歲 職業:房產經紀人

移民時間:6年 移民方式:投資移民

從當門童還房貸到打高爾夫、玩冰球

移民是小時候一個念想。“我的專業是英語,從小就盼望長大后能到國外看看,就這么簡單。”2003年,曉文不少朋友都移民了。聽他們說,只要條件符合,出國不難,而移民國家首選加拿大,因為入籍門檻低、經濟高度發達、高福利、易創業。

移民心切的他多方打聽與移民有關的一切:移民加拿大有兩條路可選,一是選擇人數眾多的技術移民,門檻較多,申請不容易。二是投資移民,只要錢足,就可以順利完成移民,通過率較高。思來想去,他鎖定后者。

事實上,雖然當年曉文不算眼下的“土豪”,但憑著多年經商的財富積累,這筆錢還是拿得出。“我用了兩個月時間準備申請的移民材料,很順利就由移民中介遞到移民局,沒多久就收到移民局的確認號碼。”曉文坦言,那時特別期待快一點獲得最終審批,隔三差五打電話詢問進展。

人一旦有了明確的目標,其他的心思就淡了。“開始辦移民后,本來幾年前規劃好了要擴大生意經營規模的想法,不知不覺地淡了。”曉文說,按照當時中介的承諾,正常情況下,投資移民加拿大1~2年之內就能有信,可沒想到,“時間一晃過去了兩年,移民局方面還是沒有任何消息,看來希望不大了,這是我當時的想法,有點心灰意冷。”他告訴記者,在隨后的時間里,除了繼續做原有的培訓學校生意,為了彌補這期間因等待移民所遭受的損失,他還曾去青島、秦皇島、海南投資房地產。

煎熬等來的是幸運。2007年,曉文終于接到了香港移民局的電話告知移民體檢相關事宜,他至今還記得當時的心情。“等得太久了,簡直不敢相信。”或許是等待過于漫長,接下來的移民之旅異常順利,如同他所說的那樣,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幸運吧,沒有面試,也沒有被抽到英語語言考試。

終于來到溫哥華 貸款買套公寓

2007年投資移民加拿大,有兩種方式可以選擇:一種是40萬加元交給政府,5年無利息返還;另一種是一次性付12萬加元(按照當時匯率1加元兌換7.9元人民幣,約94.8萬元人民幣)。曉文選擇了第二種方式,2007年11月7日,曉文站在了加拿大溫哥華的土地上。由于溫哥華的打車費高、房租不便宜、生活成本不低,曉文用手頭變賣國內所有房產后的余錢,著手買房買車。

他回憶,當時溫哥華市中心的房子單價高于同期北京、上海價格,根據財力,他只能選擇貸款在溫哥華國際機場附近購置一套三房公寓,共花費45萬加元(約合355萬元人民幣),每個月還貸1600加元;約3.5萬加元(約合28萬元人民幣)全款買了一臺本田cr-v轎車。購買后挺興奮,可煩惱也隨之而來。還貸的錢從哪來?

拼命打工 常常每天干16個小時

曉文承認,這兩件消費過后,余錢已不多了,只能靠打工賺錢生活。如果說初到國外,生活可以慢慢適應,那么職業上帶來的改變則是顛覆性的。

“原本在國內引以為豪的英語,在溫哥華不值一提甚至只是基本工具,當地人多用英語或是法語。在國內的優越感瞬間都沒了。一切只能重新開始。這種巨大的落差在出國前其實沒想那么多。”

由于語言沒有障礙,兩個星期后,曉文找到了第一份工作———酒店“門童”,給客人拎行李、送餐,報酬為每小時9加元(約71元人民幣),他每天早上7點上班,以為只要肯出力就能賺錢養家,沒想到,根據當地工會制度,每周打工的上線為40小時。在工作安排上,必須優先給老員工排班。

問題出現了,曉文這份門童工作,即便按照上線每周40個小時計算,一個月下來,也只能收入1440加元,連還房貸都不夠。為了多賺錢,他選擇兼職當卡車司機,薪水每小時13加元,加上門童的工作,曉文一天常常要干16個小時。

“辛苦是辛苦,但那時的加拿大肉蛋奶蔬菜,價格非常便宜,如果買來回家吃,二三百加元就夠了。”曉文說,通過兼職,每個月能有3000多加元的收入(稅后,收入需要繳納25% ~45%所得稅),能夠滿足日常開銷,但身體極度疲勞,每到這時就問自己,為什么要來加拿大,這是想要的生活嗎?

報名學房產經紀 收入大幅增加

沒有時間陪家人,辛苦之余難言幸福。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多,曉文意識到必須改變眼下這種工作狀態。他清楚,若要過上更好的生活,重新掌握一門專業技能比什么都重要。功夫不負有心人———報名哥倫比亞大學地產經紀課程,為曉文今后的生活改變埋下了伏筆。

他說,與國內中介不同,在溫哥華當地“中介”上崗是需要牌照的。而想獲得牌照,需要經過大學培訓,主要培訓課程包括本地法律,貸款計算方式。半年后,曉文順利申請到了牌照,“大溫房屋買賣”也掛牌開張,他職業定位和角色發生了轉變。

說來曉文從事房地產也不是新手了,在國內市場,他熟悉中國地產經紀人營銷套路,可在加拿大,一切都要推倒重來。“國內的房產中介,公司內部掌握大量市場房源信息,基本上都是以交易房屋傭金獲利,促成買賣就算成功,但在溫哥華當地就沒有這么簡單了。”曉文告訴記者,在加拿大從事房產中介生意,個人手里是沒有任何資源的,所有的客戶信息都是透明的,而要想獲得這些資源,需要登錄大溫哥華地產局,支付一定費用后,獲得密碼看房源。而賣房子同樣需要相當的知識沉淀。一套公寓房,需要給賣家介紹它的歷史,哪年完工、誰住過、當年易主后價格等等。

“不過還好,適應過來了。”由于經營有方,成交量突出,曉文的收入大幅增加。

最直觀的表現是,經過奮斗,他初到溫哥華的那套貸款購置的房產早已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棟位于主城區內的城市屋。而過去不敢想的當地人所熱衷的高端消費也成為曉文一家人的生活方式,工作之余,爬山、打高爾夫、玩冰球,漸漸成為休閑習慣。“還得努力。”曉文說,在加拿大,對貧窮的憐憫是有限度的,要想活得好,還得靠自己。

■探因

究竟是什么吸引國人向往加拿大?

在溫哥華的6年多,曉文看到大量中國人涌入,特別是近兩年,在大街上,很容易就能聽到東北話。當地華人超市、社區銀行,包括部分醫生,均提供中文服務。他所在的城市,有兩成多中國人,從事不同職業,操著不同的口音。但是有不少中國人,甚至有老鄉,雖然也獲得楓葉卡,但因語言問題,還做著當地人不愿意從事的技術含量低、吃苦出力的工作。

“四五年前,我認識了一位老移民,他是長春一所大學的老師,本來收入尚可,但來到溫哥華后,因為不適應這里的語言環境,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在當地一家華人超市賣豬肉。”曉文說。

加拿大究竟是什么吸引國人向往?在與當地華人朋友交談時,他也常常思考這個問題。“與國內最大的不同是對孩子成長和老人未來的保障,以及日常的醫療服務,這可能是來加拿大最主要的原因吧。”

曉文舉例說明,只要是綠卡身份,全家人包括孩子的醫療都不用擔心。加拿大實施全民免費醫療保健制度,只要是在醫院,即可享受全部醫療服務,包括住院、治療、妊娠檢查、嬰兒出生等。“但買藥不免費。因為醫院只看病不賣藥,如果是處方藥,需要到藥店購買,這是防范醫療腐敗的好辦法。”而免費醫療只是其中的一項。公立小學和中學還全部免費,每年只需要交納幾加元的書本費。而收費只有私立學校。

與此同時,在加拿大社會福利體系中,“牛奶金”也不能不提。所謂的“牛奶金”是按月支付給負責照顧18歲以下兒童的監護人的一項福利。曉文育有一子一女,目前均享受這項福利,兩個孩子每個月還可以拿到一兩百加元的補貼(按照最新匯率1加元=5.4743元人民幣計算,約547元到1094元人民幣)

“這個金額與所在地方政府和個人納稅情況有關。”曉文告訴記者,“牛奶金”的具體金額是根據申請人及配偶的報稅資料和擁有兒童的數量、年齡、居住省份、家庭凈收入等計算的,每個家庭情況不同,發放標準也不一樣,隨著家庭年收入遞增,兒童年齡的增長,“牛奶金”的數額就會遞減,如果收入低的話,兩個孩子能拿到大約700加元的補貼(約3829元),足夠兩個孩子健康成長,溫哥華當地超市部分商品價格比國內還要低。

此外,還有老人金(養老金),與國內養老保險有類似之處,單位負責一部分,個人負責一部分,其他為國家負擔。這個過程中,還可以繳納儲蓄保險,退休后返還。65歲以上的老人,每個月都能拿到福利,最少也有1000加元左右的收入。

人物2:技術移民赴加后發現國外并不是天堂

!

人物2 趙鼎 年齡:37歲 職業:自由職業者

移民時間:即將滿4年 移民方式:技術移民

國外并不是想象的天堂

與曉文的投資移民不同,趙鼎移民靠的是技術。“父母是大學老師,從小到大看到很多鄰居都移了民,所以打小就有這個想法。”趙鼎說,當時選擇移民目的地時,考慮加拿大人口稀少、資源豐富、社會福利完善且水平很高,更重要的是移民比較多,不存在嚴重的歧視問題,當時申請的成功率比較高。

趙鼎告訴記者,準備遞移民資料時已參加工作了,想重新學習一門語言,哪來的學習時間?而一旦面試不通過,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這一回報渺茫的決定,很多親友并不贊同。大概2001年,趙鼎開始辦技術移民,由于語言不過關等原因遭拒簽;2003年,趙鼎決定開始學習法語,并在2009年3月遞出申請,申請魁北克省技術移民,2010年3月獲得通過。

蒙特利爾 與想象的落差

“到蒙特利爾當地已經過了午夜12點,初到這里感覺除了陌生還有些失望。和想象中的發達國家有很大的反差。”趙鼎說起對蒙特利爾的第一印象時記憶猶新:飛機臨降落時,從機艙往外看,怎么都是小平房(后來才知道那是三層公寓或者別墅),而且馬路上沒有車,很安靜。朋友事先幫忙租了房子,感覺特溫暖。可這還是和國內的條件有點差距,當時有點沮喪,這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和想象中的不一樣呢?

生活了一段時間后,他才發現,加拿大的知名城市都是在各自的市中心有一塊很繁華的地方,看起來高樓林立,燈紅酒綠。從市中心開車5~10分鐘左右,就基本看不到高樓了,而是一個一個大型居民區,還有一些大型商場,在商場周圍則有一些飯店,看起來安靜并不繁華。“蒙特利爾,人口100多萬,不到10%的中國人。因為這里是法語區,所以華人比較少。”趙鼎說,或許了解太少,國外并不是想象的天堂,反而因為價值觀不同,多少會有點不習慣。

成熟小區周邊會有室外休閑場地供小朋友玩

做生意、忙生活。在經歷多年的適應后,四年后的今天,趙鼎選擇在市中心租住房子,面積大約60平方米。政府因為實行很高的稅收制度,所以有資金為老百姓提供很好的福利,例如兒童牛奶金(移民兒童和本地兒童福利相同)、失業保險金等等。住房相對于收入來講還算便宜,但像多倫多、溫哥華等幾個國人較多的大城市,房價還是被炒上去了。

“我經常往返國內,相比之下,孩子很喜歡蒙特利爾的生活,沒有繁重的作業,孩子們都無憂無慮。”他說,為了孩子每個居民區都建立了很多活動場所,例如室外冰場。一個成熟的小區周邊會有10個左右的室外休閑場地供小朋友冬季玩耍。

趙鼎說,平時也會參加一些社區活動,因為是中國人,所以生活圈子(工作除外)還是以華人圈子為主,也了解一些老移民和新移民的現狀。他們當中一部分都有了相對穩定的工作,還有一部分繼續求學,以求更快融入加拿大生活,也有相當一部分開始發展自己的生意了。基本上只要努力工作,生活就比較穩定,衣食無憂。

老移民眼中的“新政”

11日,加拿大聯邦政府公布新一年財政預算中提到,將終結“聯邦投資移民”和“企業家移民”計劃。公開資料顯示,在過去28年里,投資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員超過13萬人,其中主要是中國人。

“很多中國投資移民,來這里就是奔著高福利,和我當時的情況一樣,對國外根本就不了解。”曉文說,很多人想盡辦法投資移民,其中一些年齡偏大的移民者,語言受限,融入當地社會很難,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還有一些人帶孩子移民,基本靠政府救助,靠“牛奶金”和當時投資移民時的政府退稅生活,雖然賺不回當時投資,但是不勞動,生活也無憂,基本不貢獻稅收。此外,加拿大政府還投入了大量補貼,修建很多社區,這讓當地人感覺很吃虧,認為移民者沒有貢獻,反而占用了社會資源。從2012年起,加拿大暫停了聯邦投資移民計劃。

在趙鼎看來,這次的移民新政策的調整,對于已經成功的移民者來說影響不大,但對有這種想法正在實施或準備實施的人來說,打擊就太大了,新政使得以前的移民方式戛然而止。他說,老的移民方式可以看出,加拿大政府看重的是申請者的資產實力,并未考慮控制投資移民落地后的生活方式,這樣不能使投資移民的資本轉變為生產力與就業機會。新規定在這方面進行了完善,更看重那些加拿大的投資人其實際投資操作能力,這也帶來了更大的風險,投資未必能全身而退。

如上述分析的那樣,加拿大政府認為投資移民階層在過去10多年中所交稅款遠遠少于其他經濟類移民。

加拿大財政部長吉姆·弗拉厄提日前指出,在過去的10多年中,聯邦投資移民項目成為外國人合法居留加拿大的捷徑,但卻嚴重低估了加拿大居留權和加拿大國籍的價值。同時,也沒有證據證明,投資移民計劃與加拿大或者加拿大的經濟成長有持續的聯系。而投資移民比其他經濟類別的移民支付更少的稅款。

被提高的移民門檻

記者了解到,按照過去的投資移民計劃要求,外國人至少要擁有160萬加元(約合145萬美元)的資產,并在5年間向加拿大政府提供80萬加元的無息貸款,便可獲得加拿大的永久居留。但是如今,這一規定,被推翻。

2月6日,加拿大公民與移民部向國會提交了全面改革《公民法》的c-24法案,在簡化入籍申請和審批手續的同時,大幅提高入籍要求,包括延長居住年限、擴大入籍考試人群年齡范圍以及出具納稅證明等。

此外,還有移民監規定,加拿大移民的一大特點就是所謂的“移民監”,即申請者必須在一定時間內,在加拿大本土居住滿規定的時間。根據此前的移民法律,申請者拿到永久居留權之后,4年內在加拿大住滿3年就可入籍,但新法案將上述“移民監”期限進一步增加,要求6年內住滿4年,每年不得少于183天方可入籍。

此外,加拿大還擴大了入籍考試的年齡范圍,從原先的18~54歲擴大至14~64歲,并取消提供翻譯服務。加拿大政府稱,該項修改一是為了鼓勵年輕人更早學習加拿大文化,二是為適應逐步推遲的退休年齡。新法案還要求申請入籍者應該提供在加拿大居住期間的納稅證明,以符合“實際居住”的定義。

長春移民中介出現新動向

無獨有偶,在一些移民中介負責人看來,加拿大政策收緊,其他國家自然接棒。記者了解到,受加拿大移民方案調整,海外移民出現新動向。咨詢移民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潛在移民者增多,僅咨詢一項比過去增加20%。

根據胡潤一項調查報告顯示,在銀行存款超千萬的中國富豪中,有三分之二的已經或正打算移民。然而,超級富豪的移民意愿似乎要弱一些,在資產上億元的超級富豪中,僅有三分之一的人希望移民。去國外生活與工作并不意味著永遠離開中國,僅有15%的富豪表示愿意放棄中國國籍。而在國家選擇上,歐洲在近幾年成為熱點,但傳統移民目的國依然具有吸引力。

兩個中國人移民加拿大后的不同生活由用戶“liyinglinlin”分享發布 ( www.wqajrg.live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江苏时时彩骗局 贵金属赚钱不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微信有那些赚钱的平台 篮球即时比分90 iac平台自己怎么赚钱 成都麻将技巧顺口溜 郑州微信任务赚钱平台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 工地上供什么料最赚钱 威廉希尔即时赔率足球升降分析 北京快中彩 手机最赚钱的游戏排行 不能吃牌广东麻将技巧 分分彩 什么行业销售最赚钱 007大赢家即时比分网